🔥l六和-腾讯网

2019-08-22 18:40:04

发布时间-|:2019-08-22 18:40:04

不过,药效似乎管不了多久,两个多小时一过,宝宝的额头又像起火一样烫人。宝宝好像忘了生病难受的样子,在前面蹦跳着,不时“嘻嘻”直笑。这样大概过了一个小时,宝宝才睡着。父亲在大事上很有耐心,考虑事情细致入微。尽管家里准备了婴儿感冒常备药,但他打定主意,家里的药只是应急,还是要尽量送宝宝去大医院看病,例如港大医院、北大医院、儿童医院等都不错。他只好拿出终极核武器——嚎哭。宝宝开始又哭又闹,宝妈怕吵着别人,抱着他到走廊上。然后提到旁边,手抓住上端的手柄,一只脚用力踩模子上端活塞,蜂窝煤就从模子里脱落出来了。他在斜坡路依然是坚持笑着从坡顶跑下去,怎么劝都没用。当然他的双手一直前后护着宝宝,免得发生意外。

宝宝喜欢笑,生病对他来说只不过像是摔了一跤,爬起来,前面似乎有无数可爱的卡通佩奇等着他,他有充足的理由笑着迎接每一个新鲜的一天。宝宝穿衣打扮后,在路上一走,回头率齐高,有时甚至被围观,都说:“这个小孩好可爱!”向林保存着一张自己两岁时的黑白照,宝妈说简直和宝宝像极了,不认识的人看了相片可能以为宝宝时空穿越了。听到宝宝的声音,父亲的眼睛湿润了,脸上露出由衷的微笑。向林连忙上前把宝宝扶上床,他还需要一些时间恢复体力。

父亲要求他向弟弟认错,可是他的字典里没有认错两个字。

“你还小,等过了三岁,爸爸教你游泳,”向林会立即拉住宝宝的手,不然,他真的会跳进游泳池。五年前,父亲的癫痫病开始发作,这几年一直靠吃药物减缓症状。为了保护宝宝的眼睛,向林坚决不答应。父亲在一旁嚎啕大哭,幼小的他第一次见证了死亡的残酷......“从爷爷、父亲到我自己,我们都是时代的幸存者,”向林从追忆父亲小时候的遭遇中回过神来,抬头一看已经走到了宝宝的病房。他们在离岸不远的地方游泳,岸边河水对大人来说很浅,一米深多一点,不过小孩子站在水中,脚尖是踮不到水底的。

他继续撕心裂肺地嚎啕大哭......向林猛然在港大医院病房的家属陪睡折叠床上从睡梦中惊醒,旁边的病床上躺着他两岁的儿子,宝妈侧睡在病床上,搂着他们的儿子。

父亲说:“不急,我们绕到后面去看。

墓碑上那些字鲜红得似乎有生命,仿佛要挣脱石板的束缚一个个跳下来。

磕头后,向林站起来,盯着墓碑上鲜红的字,在故考和故妣后面接着爷爷奶奶的全名,宝宝的大名落款在他和宝妈名字的后面。

”宝宝这才笑眯眯地走过来。

宝妈早吓得魂飞魄散,哭喊着,“宝宝,宝宝......”她也没有其它办法,只能不停地用纱布给宝宝擦拭口水。

好在那个年代的小孩都没有漂亮的衣服,父亲穿得破破烂烂的,周围其他小朋友也都无所谓,毕竟大家穿得都像小乞丐,谁也不能嘲笑谁......六宝宝住院第二天吃晚饭时,边吃饭边看《小猪佩奇》,只有佩奇能让他乖乖坐着不乱跑。

窗外射进来一缕阳光,缓缓地在墙上移动。

宝宝喜欢笑,生病对他来说只不过像是摔了一跤,爬起来,前面似乎有无数可爱的卡通佩奇等着他,他有充足的理由笑着迎接每一个新鲜的一天。可能是当时的舞美做得不精致,他被这个场面吓得大哭起来。

三代父亲三水一连日的高烧使得向林陷入半梦半醒的昏迷状态,忽然,他觉得身体悬空了,是父亲抱起了他。距离那个小孩大约两米的时候,他的脚尖可能蹭着地面的凸起了,又一次扑倒在地。

父亲不停用冷水给妹妹敷额头,只能稍微缓解病情。

向林一见宝宝从上往下飞奔,常识告诉他宝宝容易摔倒。

到这一步,父亲也没辙了,衣服往肩上一披,拉开宿舍门,“砰”地一声关上,气呼呼地上班去了,留下他一个人在宿舍里干嚎......四宝宝凌晨住进港大医院儿童病房后,医生除了给他吃美林外,还加了磷酸奥司他韦颗粒,这种颗粒据说对儿童甲型流感有很好的疗效。